咨询电话: 18073605733
万博体育app 登陆不进去
当前位置:首页 - 故园拾遗 - 历史遗存

走访抗法保台英雄孙开华故里

作者: 发布于:2015/4/28 10:50:01 点击量:

孙开华(1840—1893),字庚堂,慈利柳林铺人,清末台湾守军将领,原任福建陆路提督,曾被誉为“常胜将军”和清朝49位民族英雄之一。中法战争时,驻守台湾淡水,大败法国侵略军,对台湾后来的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孙开华1856年加入湘军,转战江西、湖北、安徽、江苏、广东诸省间,作战骁勇,累立战功,被朝廷赐号“擢勇巴图鲁”(现译为出类拔萃的勇士)。

 

“孙家大院”种种遗迹引人关注


从慈利县城到石马村约莫10多分钟的车程,我们就到了孙开华第六代后裔孙培福的家中,据孙培福的妻子覃常盛介绍,他们现在的房子就是建在孙开华将军老房子的原址上,1943年因为日本侵略,孙将军的老屋被日本人一把火烧得精光,现在只有孙将军90岁的孙女和部分见过房子的老人还记得房子的原貌。据了解,当时整个孙家大院分三进,中间有两个天井,里面是数不清的正房、厢房、杂物间,占地约5亩面积,当时日本人点的大火烧了两天一晚才烧光。历史总是会留下点痕迹,在“孙家大院”的西头,我们看到了一口名为“珍珠泉”的古井,古井旁立有石碑,上面雕刻的“丙子冬朔珍珠泉闽军门委员张恩爵题”字迹清晰可见。据查,中国旧历以甲子号计算,一个甲子就是60年,与孙将军时代相近的“丙子”年应该是1876年。1874年,日本借口琉球“牡丹社事件”,悍然出兵台湾,清政府采取了“谕以情理,示以兵威”的对策,一面派沈葆桢为钦差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大臣,与日本展开正面交涉,一面调兵遣将,加强东南沿海的军事防御。孙开华就是这年以福建陆军提督身份率兵驻扎厦门,与台湾驻军遥相呼应。此碑应该是日本政府与清王朝签订了《北京专条》,从台湾撤离后,孙将军从厦门返回故里时所立。题词人“张恩爵”则可能是孙将军的重要军事幕僚。

看到石碑后,许雪姬教授很激动,她急忙拿出相机叫随同的人帮她与石碑合影,她告诉记者:“我30年前就开始研究孙开华将军了,今天能有幸来到他的故里,见到他的后裔和留存的遗迹,真的非常开心。”许雪姬教授专门研究过晚清时期为台湾做出过突出贡献的湖南人。她表示,孙开华将军在保卫台湾的战斗中,贡献非常大,他治军严明,所领导的抗击法军的淡水之战,是清代晚期唯一一次取得彻底胜利的战争,对台湾后来的历史影响很大。

许雪姬教授介绍,在台湾,还发现了很多湖南张家界人的墓碑,这些人很可能就是当年跟随孙将军一起参加过抗法保台战争的。湖南人去了台湾,台湾当地的人们都是很热情的,台湾很多百姓家的“神坛”上还供有孙将军的神位,台北淡水的人民还准备在淡水雕一座孙开华铜像,以表达对他丰功伟绩的敬仰之情。因为孙将军留下的资料非常少,甚至找不到他的一张照片,目前还在收集他的画像。



石人石马墓地隐藏着故事

 

我们在当地了解到,石马村的命名还与孙将军有关。1893年孙将军去世后,光绪皇帝还为其亲笔撰写了一篇《祭孙提督文》,并准许他的后人在家乡修建石人、石马墓葬和祠堂,石马村则由此得名。

孙培福夫妇带着我们来到“孙家大院”屋后山上的孙开华墓地,在这里我们只看到了一大块残存的石龟尾巴和孙家后人于去年重新立的石碑,碑上刻的就是光绪皇帝写给孙将军的祭文,是从原碑文上抄录下来的。据孙家另一名已经80岁高龄的孙培林老人介绍,墓地在“文革”时期遭到了毁灭性破坏,遗骨当时由孙家后裔收拣,后葬回原处。他还给我们描绘了墓地被毁之前的情形:墓地非常大气,墓穴前有二龙戏珠的4米高的大牌坊,有石马、石虎、石羊、石狮以及两米多高抱着令牌的石人各一对,这些石料都不是本地的石头,是走水路从福建运过来的。

在离石人石马墓地不远处,我们还看到了三座连在一起的坟茔。孙培福介绍,这些坟茔是孙将军的家眷的(孙开华有夫人正室一位,副室13位),本来还有些坟茔,不过因为年代久了自然塌陷了,后被不知情的老百姓挖平种植了粮食。因为没有立碑,这几座坟茔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几位夫人的。“不过我们找到了他第十三位姨太太甘氏的墓碑,就在一里左右远的一个山沟里,可能是以前被人抬到那里去被当做过沟工具了。”孙培福说。

 

在一里开外的山沟里,我们看到了那块墓碑,墓碑虽然缺了一个小角,但很清晰地写着“孙门甘氏孺人之墓”。资料显示,这位甘氏16岁就跟了孙将军,但一直居住在孙家大院。因为孙将军后来基本居住在福建、厦门一带,甘氏基本上守了一辈子寡,享年60岁。

对于这难得的墓碑——历史的见证物,许雪姬教授既高兴又心疼,高兴的是亲眼看到了这块墓碑,心疼的是应该把这么珍贵的历史遗物好好保护才是,不应该让它躺在一个山沟里。她不停地嘱咐孙培福夫妇,一定要想办法集合石马村孙家后裔的力量尽快把墓碑从山沟里抬出来,把它好好保护起来。


孙开华故居所在地尚存争议


在和孙培福夫妇以及当地老百姓的聊天中,我们还了解到,位于岩泊渡的“孙开华故居”2006年获批后,引起了争议,特别是给石马村的老百姓带来了的困惑——“各种资料显示,孙开华是柳林铺的人,为什么故居建在河对岸十公里外的岩泊渡?”


图片1.jpg

   许雪姬教授(图中右三)

孙培福的妻子覃常盛取来1990年的慈利县志,翻到了书本的第589页,我们看到,这一页清楚地标注着:孙开华,字庚堂,柳林铺人,清道光二十年(1840)生。

为了进一步找出孙开华是柳林铺的确凿证据,2009年,66岁的覃常盛还扛上一辆三轮车,独自一人坐大巴来到人生地不熟的福建,寻找孙开华的直系后裔,想从他们那里找到一些资料。

“她背着一块写着‘寻找抗法名将孙开华之子,孙道元和孙道仁的后裔。为了修复抗法名将孙开华的坟茔及故乡,望福建省的父老乡亲奉献一点爱心’的横幅,辗转30多天,走遍了晋江、厦门等地。”孙培福告诉记者,当时她出门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她只是到慈利街上去买东西的,没想到她是一个人搞这个去了。通过执着寻找,还真的让覃常盛找到了厦门孙氏祠堂乐安堂的几位后人和一些资料。当有人问她为什么这么做时,她只说:“我没啥文化,但我知道孙开华是我们柳林铺的英雄,我是孙府的媳妇。”

听了这个故事后,许雪姬教授对这位农家妇女竖起了大拇指,她安慰覃常盛:历史总会还原真相的。



网站制作:德雅网络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