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18073605733
万博体育app 登陆不进去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平台 - 历史文献

1874“中法沪尾战役”详细资料

作者:jiarts 发布于:2016/1/5 10:50:08 点击量:

一:1874沪尾的防御环境

    概观沪尾战地环境地理,淡水河漾南迤岸,阔口入海,出海口以北尽遍沙滩平地,欲再内徒,显见芒草茸茂刺林投野黄槿丛树杂混几条沟渠,沟渠旁耕几亩农田,恍望山坡高地犹远,不得近窥。欲往溯航,一排戎克帆船载石沉塞淡水河口,水雷诡敷其间,船舰难驶入。而沪尾港城位处出海口内河岸,接临山陵前缘,依深河傍矮山,屋楼栉比相邻拓建。沪尾港内停泊有一艘英国炮舰金龟子号,坚护沪尾此地英国侨民与领事馆生命财产安全。

    细观沪尾防务构事,由北而南,堆筑有土堤底宽4公尺,高2公尺半,顶宽1公尺,自港子平经沙仑至中仑,绵延约2公里,居中镶嵌沙仑炮台阵地。不仅於此,后隔一片崎岖洼地密丛林,爬临八台山丘岭,油车口炮台阵地前方,又再有另一条1公里高厚土堤卫护。前后两条长短土堤围覆莽草刺野树丛洼地,下开口有淡水河岸的中仑炮台阵地,近2000兵员伏藏壕沟凹坑隐匿处处,隐蔽不得见。法军要想轻易登陆进占沪尾,叹何难!

    就说两堵高厚护城土堤,即是沪尾当地仕绅吴辅卿与长老教会宣教师严清华等商民共同出资招募工人筑建。


二:进入战役


10月1日

    6艘法国军舰,由基隆被舰队司令孤拔派往沪尾外海集结。


10月2日

    法国军舰炮击轰炸沪尾防御工事和炮台。

法军舰本预定在10时才开炮轰击沪尾,此军情机密亦是由英国领事馆事先通输告知清军营部,清军便于当日6时40分晨雾笼罩有利时刻,先行开炮捣乱制敌,促使法军将领李士卑斯(孤拔的副将)不得不仓促下令提前开炮还击,却只得海雾茫茫,法舰盲目滥射,耗掷弹炮。

    法军舰是由拉加利桑尼亚号、凯旋号、杜盖特鲁安号与腹蛇号进行炮击任务,仓促还击持续间断炮击陆地约13小时,直至晚上8时半,概算击发不止千余颗弹炮,最终清国守军3座炮台阵地皆略有毁损,期间亦有约20兵员伤亡,若干沪尾屋楼坍裂,除此以外,沪尾阵地整体防务构事并无严重毁坏。


10月4日

    炮击轰炸渐稍缓熄。


10月8日

    配合法军陆地战役(越南战场),法国军舰同时对沪尾进行登陆作战。


10月8日上午8时

    6艘法国军舰在沪尾外海集结成一排弧形登陆作战队形,由北而南,雷诺堡号,德斯丹号,坦号,凯旋号,杜盖特鲁安号,拉加利桑尼亚号。另有一艘炮舰腹蛇号视火力掩护需要,机动游走军舰队与海岸之间水域。各军舰参战登陆兵员整队检视装备,每人携带一日口粮,100发子弹。作战信号快速在军舰队转递,登陆艇陆续下放。

    沪尾岸上,清国兵士伏藏在莽草密野树丛间低矮洼地壕坑,虽看不见海上的敌军动静,听从军令下达,各自坚守作战岗位,紧绷摒息待战。


10月8日上午9时30分

    法军五中队600陆战兵员与两分队水雷爆破兵员,在军舰炮击掩护下,陆续乘登陆艇分三批杂踏登陆沙仑沙滩。第一与第二中队为主力作战部队,编制属拉加利桑尼亚号与凯旋号的陆战兵员,首批登陆上岸,后迅速往内陆推进侦察,并无遭遇任何交火抵战。尔后,编制属雷诺堡号德斯丹号坦号杜盖特鲁安号的陆战兵员共组第三与第四中队,随即登陆,作为二线掩护预备部队。接踵登陆,编制属巴雅号陆战兵员为第五中队,作为北侧左路掩护作战部队。

    法军顺利登陆海滩后,第一中队往中路推进,第四中队尾随掩护左后翼,是时,第二中队往南侧右路推进,第三中队紧随掩护左后翼,而第五中队切出左路斜走往北。五个中队前后分三路,由海军中校波林纽指挥,战兢兢推进,意图围击攻占新炮台,也就是距离约六公里远的油车口清军炮台阵地。法军前锋部队一进临护城土堤,即刻遭遇守军零星弹火抵战,法军部队随即以机关枪炮扫射还击,土堤上守军随即消退无影。法军前锋部队随即爬越高厚土堤,眼见一片宽达约1公里崎岖洼地,前方是几条细长沟渠旁耕几亩水稻田簇插围篱出几块菜园,后方与边缘尽是浓密的莽草刺野树密丛林,不见任何守军身影。眺望攻占目标,新炮台犹可见,登陆作战的法军硬起头皮涉入密丛林。深广密丛林杂生莽草,逐一隐噬法军五中队所有作战兵员,各中队散遗各小分队,彼此不得见。第一中队最先行进徒涉过水稻田,举步不离泥沼,即刻遭遇在边缘莽林里埋伏的守军不断突击围射,枪林猛衅弹雨,猝袭而来,顿时整片密林战地砰烈枪响处处大爆放,各线法军战斗部队尽滥射还击接战,陷入疯狂急慌状态,伤唉声黯起。各前线阵路法军密林中滥攻苦战,清军坚守壕坑洼洞防线无退,亦不躁乱向前趋击。


10月8日上午11时左右

    法军前线第一和第二主力作战中队,弹药渐有耗尽,指挥官波林纽中校见此情势,急令全军节施弹药。是时,法军前线作战部队已有伤兵后送,第一中队指挥军官方丹上尉已遭弹击脚伤,步行困难,3名士兵护扛回送,绕经一道簇插围篱,不知从何方横窜出来长竹竿绑挂厉钩刃,4名法军暗遭勾袭绊倒,踉蹭仆倒,紧接膘箭窜射刺杀,再窜现埋伏番敌袭出,未久,3名法军即遭馘断头首,方丹上尉已身首分异,仅一名士兵窜奔逃离。

    察见法军弹发耗熄,清军指挥官孙开华提督立令伏守油车口炮台阵地前方的擢胜营官李定明与范惠意,即刻带刀各率兵勇迂回至法军前线部队两侧腹腰,挥刀杀进丛林战地,莽林隐蔽窒碍,短兵交战,枪炮无用,两军肉搏白刃。


10月8日上午11时半

    法军前线第一第二主力部队弹尽援绝无可攻坚又白刃厮杀力竭,逐渐败退。法军第三第四预备中队接令进赴第一线支援,掩护前线部队撤退,推进半途,未知出没密林间袭击的清军人数何其多,瞬遭密林间清军刀枪伏击截断阻滞。
    而斜行分出掩护北路的法军第五中队,几无遭遇抵战,孤队突前落单。北路前防线正是张阿火所率台湾兵勇营约五百人驻战,其中约二百五十人躺地仰卧瞄持火绳枪,另二百五十人分持大刀长矛,隐没伏守山涧深草莽林,埋布圆弧阵围杀态势,耐等外敌陷踏险地。何以台湾兵勇诡伏猎战?盖因台湾兵勇配备新式洋枪不多,自备拿手惯用火绳枪驻战,而火绳枪属二百年前荷兰治殖时代古老火器,一次击发,后再填充火药费时困难,非耐等有利时机一次瞄准击中,否则难有胜算。行进间,法军第五中队,只见莽草密丛林,浑然不知踏临险境,刹时诡烈暴弹雨窜射地出伤人,先是乍惊,魂未定,而周围已截杀来怒眦叱牙兄煞,冲击直扑攫人,冷不及拔刀开枪应战,谿涧深草莽地又爬奔散发鬼兵砍杀过来,法军第五中队大骇,如鸟兽惊遁溃逃,密丛林无路,若干法兵退逃至中路法军阵地,但见伤兵躺卧处处。
     约莫此时,南路中仑阵地,清军擢胜营官记名提督龚占鳌带兵冲锋白刃杀阵,法军第二中队与第三中队溃乱,两名带队军官重伤后送。北路台湾兵勇营将张阿火乘胜率队迂回突击杀出至法军阵线后方,法军腹心暴露受敌,左翼已无任何掩护且弹药几已用罄,再而各路2000兵员清军几乎倾巢而出,奋勇直前,至11时45分,法军陆上作战指挥官波林纽派信号兵爬上黑灯塔,急告请撤退。


10月8日正午12时左右

    法军陆上作战部队如潮水往外海溃退。张阿火率各路闽客猛番台湾兵勇驱击敌后,阵斩执旗兵,并夺法军军旗。兵慌溃逃期间,多有法军败撤兵队仓皇涉入海中,方得狼狈爬上船艇喘息,晚退兵士身后遭敌军追杀,海上法军舰情急开炮掩护部队撤退,反自毙法兵数名。海岸上清军如蝗蚁逼临,法军只得尽速远离,遗留岸上有十余具兵士尸体,尽遭蛮野狰悍台湾兵勇馘首,以示出草凯旋荣归。


10月8日上午13时10分

    所有载兵船艇远离海岸后,法军舰炮轰海岸驱散敌军,掩护陆战部队撤离。

    此后,法国军舰封锁淡水入海口长达九个月之久。

    沪尾登陆攻防战,进行约4小时,法军不仅最终爆破淡水河口的阻塞水雷无成,甚且最先目标新炮台,分地未占领。总计,法军以阵亡6人,失踪11人,负伤49人,宣报沪尾登陆溃败。

法军远东舰队司令孤拔,则对沪尾登陆战败,倍感愧疚,后来写道:对这事件的记忆,足令我痛心一辈子。



网站制作:德雅网络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207号